普门品常识网

印顺大和尚含泪讲述本焕长老生前最后的日子

发布时间:2023-01-25 23:19:58作者:普门品常识网

  昨天下午,印顺大和尚接受媒体记者集体采访。深圳商报记者 薛云麾摄

  【CUTV报道】据深圳新闻网(记者 陈晓薇)消息 “他走的时候像睡着了一样,充满了安详和平静。”昨天下午,本焕长老的衣钵传人、弘法寺方丈印顺大和尚在本老圆寂后首次面对媒体接受专访,讲述了老和尚生前的最后日子。陪伴在老和尚身边快12年,回忆起与老和尚相处的故事,印顺数度哽咽落泪,满怀深情:“你站在老和尚身边,近距离地每天看着他,你才知道他老人家真正的伟大和佛法的伟大。”

  老和尚常说“生死是一念之间的事,出家人有什么看不开的”

  昨天与记者见面时,印顺大和尚身着黑色的僧袍,挂着佛珠,胸前左上角别着一枚本焕老和尚的纪念章。“说句真心话,如果不是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,告诉我老和尚走了,到现在这一刻,我还不能接受这个现实。”追随本焕老和尚快12年,始终陪伴老和尚左右的印顺,脸上仍然充满了悲伤之情,讲到动情之处更是禁不住潸然泪下。

  印顺告诉记者,今年过完年之后,老和尚的身体一直不好,有六七次都是要“走”的样子,有六次他很清晰地告诉我、身边的工作人员和侍者,说“我要走了”。老和尚圆寂前的一个星期,一天早上4点钟的时候,老和尚问天亮了没有,照看他的护士回答说还没有,他让护士把窗帘拉开,说房间太热,把空调关了,并把扇子递给他。他自己轻轻地扇着,突然扇子掉了下来,过了一会,护士发现他不像是睡着了,过去一看,发现老和尚的身体已经很僵硬了,于是大叫了起来。等我们下来的时候,他老人家的身体已经很僵硬了,身体也越来越凉。

  “我试图把手伸到他的手里,发现他的手是僵硬的,我的手根本伸不进去。我把他的手轻轻地抓开,两手握着他的手。慢慢地,寒气从我身上往外冒,我自己的手握着他的手,冻得我自己浑身打颤,自己身上也冷起来了。慢慢我缓过神来,自己心里温暖起来后,他又‘回来\’了。”印顺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,“‘回来\’之后,他就一直跟我讲,‘印顺啊,你太啰嗦了,你太啰嗦了,你太啰嗦了。’连说了三次。我对他讲,‘师父啊,这个题你不用考我,我真的过不去的。’”

  “是我自己放不下。”印顺说,老和尚是想走谁也拦不住,不想走谁也拿他没有办法的一个人。他经常说,生死是一念之间的事,出家人有什么看不开的。但这一点到了我这里,面对老和尚他老人家,我做不到。一个高僧的走,很重要的是他能不能走得安详,这牵动着很多信徒的心。老和尚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久,我一直不想让他走,就是希望等他病好了,这样能走得安详一些。事实上,老和尚他走的时候,就像睡着了一样,充满了安详和平静。当时,大家都在他旁边,送他最后一程。

  “可以说,在陪伴他的最后两个月,我对佛法,对老和尚的信心是从未有过的坚定,对自己这两年多来的不是很清静的生活也是充满反省。你站在老和尚身边,近距离地每天看着他,你才知道他老人家真正的伟大和佛法的伟大。”

\

  病重仍念念不忘建寺庙为众生求福,身后法体选择火葬

  “不管愿不愿意,我们每个人都要长大。家长走了,这个家怎么样,要靠大家共同去把它做好。”印顺说,老和尚在病重期间,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万佛禅寺、慈恩寺、报恩寺、大雄寺四个寺庙,以及报恩寺、万佛寺、弘法寺的三个佛塔的建设,为此还召集大家开了个会交代这件事。老和尚说,大家捐来那么多钱,是向他求福的,他自己没有福报,所以把每分钱都用来建庙,帮大家求福。现在这些寺庙和佛塔还没有完全建成,希望大家共同努力,完成这个心愿。

  印顺说,老和尚对他的后事也都做了很清晰的交代,包括选择了用佛教传统的荼毗(火葬)的方式来处理法体,他认为出家人“生归丛林,死归塔”,烧了干净。另外,老和尚还要求对他的悼词不能有过多的溢美之词,他说:“我是一个修行人,一辈子老老实实、实实在在的,不要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,这都没用。”这既是说他自己,也是留给我们每个人的。本着尊重老和尚的意见,追思会的悼词为此做了四个地方的修改。

  老和尚的“严厉”终生难忘

  “当年我是为老和尚出家的,如果不是对老和尚有绝对的信心,我也不可能走上今天这条路。”采访中,印顺还追忆了他与老和尚结缘相处的故事。其中让他终生难忘的,是老和尚的“严厉”。

  出家后的印顺在老和尚身边当侍者,照顾他的生活和处理日常事务。每天早上3点钟老和尚起床时,印顺也要跟着起来。“给老和尚端水洗脸水稍微倒多了一点点,他就会很生气,就会骂我,说‘这么浪费,下辈子让你生到一个没水的地方去’。他老人家吃饭,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,汤也是要喝完的。很多人都喜欢和老和尚吃饭,也怕和老和尚吃饭。”印顺说。

  老和尚每天晚上休息以后,印顺都要整理总结他一天的生活,至晚上12点才睡觉,于是很难在3点钟时醒来。这时,老和尚就会拎着一个半米长的棍杖到他住的房间里,对着他“啪啪啪”抽完就走。起来伺候老和尚洗漱完之后,印顺就坐在他身边诵经,稍一犯困,老和尚看都不看一眼,拿棍杖“啪”的就打到印顺的脸上。“所以,在他老人家身边诵经,得打起十二分精神,心无旁骛。”印顺说。

  刚出家那几年,印顺除了每天处理日常事务,还要完成老和尚布置的功课:每天早上300拜,晚上300拜,一天十遍《普贤行愿品》,一千遍《大悲咒》,每个月还要背一部经书!

  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说《普贤行愿品》可以12分钟诵一遍,老和尚说他10分钟可以诵一遍,我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10分钟能诵一遍了,老和尚则说他可以8分钟,等到我可以8分钟诵一遍了,老和尚又说他可以7分钟。我从8分钟到7分钟诵一遍,一共诵了三年,就为了快这一分钟。”印顺说,第一年是背“净土五经”、“禅宗七经”,都很短,背起来很容易。第二年正月初八,师父拿给他一本10万7千个字的经书《法华经》让他背,印顺说这本书太厚,背不了。老和尚就问他,“你是不是答应我每个月背一部经书啊?”印顺说,“是的,答应了,但是这部经字太多了,太长了。”老和尚于是说,“你把僧衣脱了,回家算了,不要穿这个衣服来骗人骗己!”

  诵完经之后,印顺接着要再去拜一个小时佛。如果早上300拜没拜够,上殿回来,老和尚一定会问他:“今天上殿怎么样呢?”“很好。”“拜佛情况怎么样呢?”“很好。”“300拜都完成了吗?”“完成了。”“真的吗?”“真的。“没有骗人吧?”“没有。”但老和尚此时就会笑眯眯地递给印顺一根香,说跪香去吧,因为你并没有完成,骗了他。

  印顺说,自己刚出家那会,老和尚总交代一些你没有任何可能完成的事,他只告诉你“你去做吧”。当你想尽一切办法、绞尽脑汁好不容易完成了,兴高采烈地告诉他的时候,却发现他已经把这事忘干净了。每天你做事,老和尚永远说你是不对的,总是错的。他把你所有的信心、所有的自尊都给击得粉碎!

  “当时真有一种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的感觉,连痛苦、绝望的念头都生不起来。后来我才理解,这是师父治我们凡夫‘我执我慢\’习气的一种训练——他把你以前头脑中建立的东西击得粉碎,然后把你真正的信心、真正的智慧、真正的自信,从内心深处训练出来。”印顺说,“有一天老和尚骂我的时候,我一副很高兴的样子,老和尚就问‘我骂你,你那么高兴做什么?’我说\‘师父,你骂我是为我好,还是为我坏啊?’他说\‘我当然是为你好。’我说\‘是啊,你为我好,我为什么不高兴呢?’他说\‘这下麻烦了,以后挂个老虎在你面前都没用了。’从此以后,他再也没有骂过我。”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  • 初识佛法

  • 佛学课本

  • 佛光教科书

版权所有:普门品常识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