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门品常识网

一位沙弥的自传(节选连载之一)

发布时间:2023-09-19 01:25:53作者:普门品常识网
一位沙弥的自传(节选连载之一)

【我眼中的出家人】

我出生在吉林省浑江市(现叫白山市)的一个小村子。虽然我的生日与观世音菩萨出家日和药师佛圣诞日很靠近,但是我们那里没有寺院没有佛教,更听不到佛的名字,八无暇我肯定是占上一个了——生边地。

长大一点后看了一部电影《少林寺》,虽然看着出家人很亲切,但我“了解”出家的目的都是想学武术的,后来一直都是这么认为,再后来有出家人的影视剧越来越多,几乎都是武打片,自从看了电视剧《西游记》唐僧的形象才使我对出家人了解得真实一点,长大以后通过影视剧我对出家人的印象首先是不打妄语,其次是很智慧,应该要不杀生、不淫,再一个就是会武术,学武术的目的是为了修心和强身健体。

我也不知从何时起对出家人有了这样子的认识,并且这种认识还很坚固。有了这种认识以后我对武侠里面的出家人形象有很多的疑问,那里面出家人的表现都是正面人物,所以我对这些人物的表现太不理解了,有很多的场面都和慈悲、不杀生相矛盾的。后来到北京工作,本来就不怎么喜欢看电视剧,特别是有出家人的形象,我更是不怎么喜欢,因为武侠片的情节都是人世间的恩爱情仇之类,而出家人要慈悲救度众生又提倡不杀生,又看破红尘等,却又跟世人搅在一起,所以我看着不舒服。后来有了一点见识,知道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等等很多著名作品都是根据真实的历史事迹改编的,本来真实的历史及人物都让作者给改了,然后再让现在的编剧导演等为了提高收视率,一改再改,这种“艺术”作品已经不成样子了,联想到影视剧里面的出家人的形象都是为了赚钱搞出来,慢慢的我由反感影视剧里的出家人转移到这部片子背后那些编剧、导演及演员门身上了。

【我的福报】

我生长在农村贫穷家庭,父亲没有文化,母亲身体残疾,有一个妹妹比我小两岁。虽然我出生在这样子的家庭,但自我感觉,小时现世福报还是有一些的。父母与其他长辈对我都非常爱护,可以说是娇生惯养。从小到大没有做过粗活,虽然在农村长大,但是到今天我也不会种地,因为长这么大没干过农活。在农村长大的人却不会种地,这话听起来确实让人理解不了。我在农村,但我的户口是城镇户口,我们家人都是城镇户口,每个月都能领到细粮吃,而别人家一年也吃不上几顿细粮。我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因为穷而吃不饱、穿不暖的时候。

我姥姥家在城里住,姥爷是矿务局的干部,所以姥姥家的生活条件比我们家要好很多。听我姨、舅舅们讲我小时候,说我小时长得很好看,眼睛很大,并且很老实不淘气,非常听话,所以姥姥家不管是谁一到我们家,一定把我抱到他们家住一段时间,父母想我了再把我抱回来,父亲说我上学之前几乎都是在姥姥家住。我八岁的时候有一次我两个姨到我家玩,走时顺便把我领到姥姥家了,当天晚上我们家遭劫匪打劫,两个强盗蒙着个脸,只露出两只眼睛,拿着斧头把我们家翻了个底翻天,母亲与妹妹都受了伤。第二天报了警,公安干警一星期就把两个劫匪抓到了。大人们都说我很有福,这么巧我却不在家,如果我在家一定能把我给吓坏了。

【与众不同】

姥姥说我小时候吃饭无论吃什么都特别香。有一次我也忘了怎么回事需要吃中药丸子,别人需要用水很难受的样子往下咽,而我却直接放到嘴里像吃糖果一样吃了下去;姥姥给我煎的药很苦,我也知道苦,但我还是大口大口喝下去了,这一点姥姥家人很惊讶,没见过这样的孩子,说我喝中药像喝糖水一样。我现在也一样,无论别人认为多难吃的东西我也能吃得下去。记得有一次朋友吃黄连素,用水怎么也吃不进去,我看着着急就说:“吃个小药片这么费劲,我给你做个示范。”说罢就把几片黄连素直接放到嘴里嚼一嚼咽下去了,我这个举动一下子把他惊呆了;还有一次陪朋友去医院看胃病,朋友说“几乎每个人都有胃病,你也看一下吧。”我想看一下也未尝不可,反正在外面等着他也挺难受的,顺便检查一下看看我的胃有没有毛病。需要照X光透视,看过胃病的人都知道检查之前要喝一种东西,这种东西的名字我忘记了,反正一股刷墙用的白灰涂料的味道,我看其他病人喝这个东西时各种样子、各种表情非常难受的样子,我就倚靠着墙,像喝饮料一样把它喝了下去,搞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我射过来。不知这是什么等流。

【招报应了】

大概五岁的时候,一次母亲呵斥妹妹,妹妹不但不听,反而打了母亲一下就跑,一下子撞到一个大石头上,前面很多皮肤都擦伤了。母亲告诉我说妹妹不但不听话,竟然还敢打自己的妈妈,所以招报应了。这件事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刻。听话,很重要。

【他偷了我的橡皮】

一次我的橡皮不见了,离我最近的只有我的同桌,我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拿去了,但是我却告诉老师说他偷了我的橡皮,后来老师帮我找到了,告诉我以后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要随便冤枉人。这件事对我以后的影响很大。

【再也不敢了】

上课之前都是要唱校园歌曲的,有一天我们唱歌时我的音调格外响亮,我是用一种高音调唱的,听着好像是与别人音调一样,实际上这种音调要比别人高一倍。小孩子的声音喊起来都是比较尖的,突然冒出来一个特别尖的声音我想一般人都受不了,老师也不例外,那位老师一进教室就对我们大发雷霆,当时我真的吓坏了,以后唱歌别说这么高的调子,就是声音大一点都怕别人听见。这件事对我以后的影响很大,本来就不是一个活泼型的孩子,这使我变得更胆小怕事,并且非常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、评价等等。但是这件事又引起我对这个音调感兴趣,因为我发现一首歌的音调可以用另外一种高的音调唱出来,也可以用另外一种特别低的音调唱出来,而听起来却是一样的音调,我觉得很好玩,经常在家里用各种高低不同的音调唱同一首歌,可是我的母亲不喜欢,因为太刺耳了,所以每次都想办法制止我。

【我也肚子疼】

我很喜欢模仿别人的样子,有一次上体育课,同学们站着两排,男生一排、女上一排。突然有一位同学说他肚子疼,哭着下来了。我们俩关系很好,我见他下去了我也想下去,所以就装模做样的哭着说我也肚子疼,老师居然也让我下来了。实际我肚子根本不疼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哭出来的,老师一点破绽都没看出来。由于我有这个等流,长大以后造了非常多很不好的业,比如说每次说谎都很成功等。我的外表老实、实在,在青少年乃至童年时做了亏心事也可以让心平静,也就是说做了坏事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,没有人会想到这件事是我做的,步入社会更是如此。

【采野菜】

以前我们那里农村的小学,每年夏天学校都要组织学生到山上采野菜,采回来交到学校,以采蕨菜为主。我想采回来的野菜还得交给学校,还不能往家里拿,所以心里很不情愿。因为我的话少,很老实,别的同学都有自己的同伴,有的甚至与老师在一起,而我却独自一个人在树林里边,也没去找野菜,自己呆在那里观察小动物,我在那里观察小蜗牛是怎么往前爬的、虫子在那想干什么……一下午别的同学都采了一筐一筐的野菜,而我就采到一棵蕨菜拿回去,那位老师很生气的样子。

我喜欢观察小动物的等流现在还有,不过我现在感觉如果对小动物很感兴趣,对我的修行是一大障碍,所以我现在尽可能不看他们。

【“校长,我想上二年级”】

农村小学的教学条件、教学水平都是很有限的,我们这个学校的毕业生只有少数能考上初中,大部分人小学上完都回家干活去了,也就是不念书了。我母亲怕我上不好学,所以新学期开始时在镇里的一个学校给我报了名,这样我在农村上了一年学就转到镇里去了,农村户口的孩子不能到镇里上学,但我有两个户口,一个是农村户口、一个是城镇户口。由于不能从农村转到城镇,所以必须从一年级开始上,那时候我已经10岁了,在班里比大部分同学都长一岁。

因为一年级的课程我已经学了一遍,所以在这个新班级里我的成绩是最好的,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,从来没有第二名的时候。因为学习成绩好,老师也很器重,校长(女校长)也经常关心我,我的性格也由老实、不爱说话变得活泼、爱说话了。但是慢心等流非常明显,经常在班里“呼风唤雨”,因为经常得到老师及校长的“恩宠”,所以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听我的。

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心里很不舒服,不知为什么老师在选班级干部的时候却没有我的份,无论是班长还是学习委员,就连小组长都没有我的份,我很不理解。虽然班级干部没有我的份,但是却让我承担班级干部的事情,比如让我收作业本,这应该是班长或学习委员做的事情,可是他们的作业也要交到我这里。每天早自习,老师在前面带着同学读生字,后来把这个任务也交给我了,每天拿着教鞭指着黑板上的字,我读一字,他们读一字。我家离学校很远,走到学校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,所以冬天天不亮就得从家走,怕迟到。以前迟到没关系,老师也不批评我,而现在不敢了,因为我要带同学们读生字。

校长有个儿子,大约比我小两岁,午休时间校长经常带他找我玩,我玩什么,校长就鼓励他玩什么。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在一个倒下的篮球架上走来走去。刚开始向像走钢丝一样很小心,身体不平衡了再跳下来重走,后来走那个东西非常自然。校长也鼓励他的儿子走那个篮球架,说他儿子胆子很小,想让他勇敢一点。校长为了锻炼他,把他抱上去用手扶着他,可他还是害怕,一步也不肯走。因为他每次都非常害怕,最后只有放弃。

现在在僧团里感觉慢心这么难调伏,有时对境时起心动念都在求名,我想这是不是在小学一年级时就打下了“基础”。

母亲知道我在学校的一些情况,有一次和我说让我直接念二年级,因为一年级我已经念过了,寒假期间在姥姥家由我小姨帮我把下学期的内容全预习了一遍,所以我母亲认为我没有必要再在一年级呆着,并且我的年龄比同班同学都大一岁。母亲可能知道我和校长“来往频繁”,所以让我自己去找校长说。

第二天还下着雨,校长打着伞走在我对面,我也打着伞在那等着校长,心里很犹豫,因为不是我想上二年级,而是我妈让我上二年级。校长离我越来越近,最后走到我面前,我说:“校长,我想上二年级。”校长问:“为什么?”我说:“一年级的题我都会了。”校长打量了我一下,回了我一句:“不行!”

【老师的批评】

后来我感觉班主任老师对我的态度越来越有变化,表扬的话越来越少,批评的话越来越多。有一次她讲:“某同学竟然觉得他什么都会,还去找校长要上二年级……”,我猜老师对我的态度一定与这事有关,她这种态度的变化对我以后的影响极大,以前我是在校长、老师的表扬下,在同学们的认可、拥护下,我特别爱上学,甚至不喜欢放假。虽然我学过了一遍,但我每次考试我都会很认真的复习,生怕有第二个第一名顶替我,学校各种活动我都非常喜欢,比如朗诵比赛等也都拿了一些奖品,而这些慢慢的在我身上消失。我经常思考我为什么要上学?为什么要学这些东西?我越来越怕老师。有一次老师批评我:“就你这样还要上二年级,还找校长说要上二年级……”我经常受老师的批评,不知不觉的也接受了一个概念:“我是一个很差的学生”。我的学习成绩终于由100分降到99、98……二年级升学考试我的成绩好像是5~6名。

到了二年级,我的回忆当中除了老师的批评,甚至打我之外,没有其他更深的记忆。老师有个女儿,可能是她想亲自带她女儿,所以把女儿安排到她教的班级。她经常因为女儿不听话而在班级里大发脾气,有时把一盒粉笔摔得稀巴烂。有一天早晨我迟到了,迟到的同学要在门外喊一声“报告”,然后老师说“进来”方可进教室。而那天“进来”的声音有一股“火药”味,我非常紧张,可是我进门一看,我又不紧张了,全班同学都瞪着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前面,气氛异常安静,原来是老师把一瓶红色的钢笔水摔到了墙上,在墙上留下了鲜血一样的痕迹。我以为是同学们哪又错了呢,见她女儿在那撒娇,我知道她又惹妈妈生气了。我倒很轻松,因为今天迟到又可以免受批评了。

【妈妈去哪里了】

那时我父亲与我母亲总是吵架,几乎每天放学回家都能听到他们互相埋怨,总是吵。后来我母亲突然消失了,任何人都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,我姥姥家发动所有的亲戚都找不到。

那次对我的打击非常大,每天都在想妈妈去哪里了?什么时候回来?每天放学脚步都非常快,好快点回家看看妈妈是不是回来了,但是每天放学回家所看到的都是父亲的那种表情。姥姥家人总说我:“你妈妈没有了,你来干什么?你是老李家的人,不是我们家的人。”我姥姥家人特别疼我,小时候他们也用这种话来哄我,这次也是哄我,但我听着很有道理,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蛮不在乎的样子,但我内心的界限已经划清了。从那以后,我上姥姥家再也没有回姥姥家的感觉了。父亲每天都在外面到处呼唤母亲的名字,经常三更半夜才回家,我能体会到父亲的心情。可是我见到父亲的那个样子我有点害怕,每天半夜父亲回家我的心都在砰砰地跳。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,在学校根本无心读书。有一天我放学到姥姥家,发现他们家里很热闹,表情都很欢喜,我下意识的感觉到是妈妈回来了,然后冲进去一看,果真是妈妈回来了。原来妈妈不是想离开我们,而是想改善与父亲的关系。

我的学习成绩已经是全班最差的那人群里边,老师批评我的频率越来越高,校长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除了下课偶尔能在远处见到她,几乎见不到校长了。我记得老师评我最深刻的一句话:“就你这样还想上二年级,这二年级的题你都会吗?”云云。我记得老师打我最狠的一次,是在三米之外把教鞭扔过来打在我头上。见老师对学习好的同学那么好,我并没有生起向他们学习的心,反而我已经开始厌恶上学了。以前我放学回家母亲根本不用管我,现在母亲天天催我做作业,我做作业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过母亲这一关。

我从学校二年级至中学毕业,除了三年级时参加了一次运动会之外,凡是集体活动我一概找理由请假回家,感觉这些活动跟我学习没有什么关系,与其在儿这浪费时间,不如回家帮家里干一点什么活(实际家里没有什么能让我干的活),有时也不请假直接离开学校。

【我不喜欢画画】

到了三年级和四年级,我们换了一位老师,这位老师长得非常胖,但已经很少像一、二年级那个班主任老师经常打骂学生,脾气也没有那个老师大,对我们还是很有耐心的,但是对于表面的东西特别认真。有一次学校领导要到我们班听课,她为了这一堂课一周之内每天都在排练这堂课。每天讲的都是同一个内容,同学们谁举手谁回答问题等等全部事先安排好,每天都很紧张。我盼着学校领导快点到我们班来听课,因为我感觉很累,这一星期我感觉特别漫长。

我的成绩在班里算中等,我对语文还可以,数学差一点。我比较喜欢写作文,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,有时还把我的作文读给同学们听。因为我性格内向,不喜欢说话,所以老师每次读诵我的作文时,我都是满脸通红非常紧张的样子。我比较喜欢画画,并不是我内心喜欢画,而是我几乎是画什么像什么,这是我天生的长处,所以还算比较喜欢。有很多老师鼓励我好好学习,长大以后当画家,而我内心并不喜欢,因为我只是偶尔画画,业余消遣还可以,让我整天呆在屋子里画画,我想一定很闷,所以我不喜欢。有一次另外一个老师带我们学写钢笔字,他给我们每人发一本字帖,让我们照着里面的字练。我一看里面的字都是连笔,有的字我还不认识,也不知道它是怎样写出来的,并且写的很好看。我一下子写不出来这种字,就发挥我画画的特长,把每个字都用钢笔画下来,交上去之后,老师竟然说我“写”得非常好,是全班最好的一个,让我继续努力。

我14岁时到了五年级,又换了一位班主任老师,她的教学方式很严厉,经常批评学生,但从不打学生。我的印象当中她从来没有批评过我,当时我的学习成绩中上等。有一个阶段我的学习成绩下降,老师就问我最近是否有心事,说我现在的学习状态不是很好,告诉我如果有什么事千万不要影响学习,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,不久我的学习成绩又上去了。

我特别喜欢英语,我很羡慕我们的英文老师说的那一口流利的英语,我向她借了一套小学英语教材录音磁带翻录下来,之后每天放学回家写完作业就听英语磁带。后来我发现老师的英语虽然很流利,但是发音不够准确,我感觉我的发音才是最准确的(因为我是模仿磁带里的声音)。虽然如此,但是我还是非常尊敬她。有一次英语字书法比赛,我得了一个特等奖,老师说我写的比老师写的还要好,实际我是照着书里面的书写字体画出来的,如果让我平常写英文字我写不了那么好,特别是那些用连笔写的,我更写不出来,但是我能画出它的形状。

【一见钟情】

五年级下半学期我15岁,有一个从外校转到我们班的女同学,我现在分析可能是前世有缘,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,一直到中学毕业,我一直喜欢她,但是从来没有表现出来,就是她看我时我心里紧张,上中学时经常写关于她的日记,后来当兵之后才慢慢把她忘掉。

【野猫洞】

我家那里属于山区,到处都是山,我家就住在山脚下,前面是菜园,菜园前面是土马路,再往前是一条大河,大河前面还是山。房后面的山上有一个野猫洞,洞口很大,高度到人的肩膀,深大约有3米左右,里面越来越狭小,有一个很小的洞口通向外边。里面的野猫已经被人赶走了,留下一堆鸡毛鸭毛之类,看来这只野猫没少做坏事。这个洞很隐蔽,我经常一个人到洞里玩,也不是玩,就是在洞里坐着,经常感觉没有人该多好,再隐蔽一点更好。现在分析这个等流有两种可能性:一是上辈子是山里的动物,二是曾经在山里闭关修行过。

【上学的路上】

有一次秋游,在山里吃了一种果子,味道甜酸脆,我也没见过也不认识,感觉它可以吃就把它给吃了,回家之后就向父亲描述这种果,问可不可以吃,父亲所说不认识的果子千万不要吃,万一有毒就会把你毒死。我一听就非常害怕,然后就哭了起来,哭完之后感觉没事,心想今天晚上会不会死?等到了晚上我就把这件事给忘了,第二天才发现我没死,想一想昨天还哭呢,真不值。

从那以后我就经常思维,我以后还会死,我死了以后会是什么感觉呢?我没来到这世界之前,我是什么样子的一个状态?没有感觉、什么状态也没有,就像睡觉时不做梦的状态一样,什么知觉都没有,应该就是那种状态。我以后一定会死,死了以后又回到那种没有知觉什么也没有的状态,我就没有了。在我来这世界之前的时间是无限无限长,我死了以后的时间也是无限的长,我在这个无限的时间和空间里,只是在这里闪了一下就永远消失了、没了,无论我以后做什么,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,那我眼前的这一切、和我学的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?

我在上学的路上经常思维“无限”是一个什么概念,宇宙没有边际,有太阳系、有银河系,以外还有其他的星系,其他星系之外还有其他星系……为什么会是这种状态呢?还有没有其他的状态呢?这些都是怎么产生的呢?如果没有宇宙会是什么样?还有时间,看不到、摸不着,但它却存在,时间这个东西如果没有会是什么样?这儿有一个物体,拿掉这个物体就剩下一个空间,空间里还有空气,如果没有空气是一个真空状态,如果连这个空间都不存在会是什么样子?……

“我”是一个什么概念?为什么我能用眼睛感觉到前面各种东西、各种颜色?这个声音进入了我的耳朵,我感觉到了声音,我是什么?

这是我的衣服、我的书包,穿在我身上是我的衣服,我可以把它不要,他就不是我的东西了,这样看来这不是真正我的东西。什么是我的东西?自己的肉是我的,我身上长的是我的,如果这样,头发指甲把它剪掉就不是我的了,证明我身上长的也不是我的,因为它可以从我身上分离出去,比如缺胳膊少腿什么的……为什么这些是“我”的呢?“我”是怎么回事?

有时经常想这些东西特别累,经常在没有人时轻声地喊:“我、我……”去感觉这个“我”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(未完待续)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  • 初识佛法

  • 佛学课本

  • 佛光教科书

版权所有:普门品常识网


Warning: mysql_close(): no MySQL-Link resource supplied in /www/wwwroot/xiaomenhu/pumenpincs.com/m.pumenpincs.com/index.php on line 20